logo

新闻是有分量的

卧底日记揭露肯德基麦当劳大学生钟点工工资现

2019-05-26 15:53栏目:极速快3
TAG: 威客中国

卧底日记揭露肯德基麦当劳大学生钟点工工资现状

  省钱快报怎么赚钱

  1月30日,我下班后来到餐厅二楼的休息室。休息室很小,只能容得几个人。我进去时碰上了戴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男生许秋明。

  许秋明望了我一眼,显得很疲惫,我们聊了起来。他是花都人,在广工读大四,每天得花4块钱坐公交车上下班。

  他今年一月份刚刚涨了工资,每个小时从原来的5.3元增加到了5.4元。“其实这一毛钱涨不涨对我而言都没什么。”在他看来只有多劳才能多得。

  当我追问“难道麦当劳没有限制你们一个月的工时吗?”他笑笑说:“上个月我很多天都上十几个小时。”许秋明称,有一个周六因为要进货,他从上午一直做到凌晨,连续工作了15个小时。

  我当即算了一下,按每小时5.4元工资计算,他当月共工作了296个小时,比麦当劳规定的兼职工每月工作不超过168小时整整多做了128个小时。如果按照每月22个工作日计算,他平均每天要做13.45个小时,而这却是国家相关规定的兼职工每天工作不超过5小时的近三倍。

  1月31日,我感冒了。入职简介时,领班说过:餐厅涉及食品安全,又是公共场所,感冒是一定不能上班的。我到了餐厅,发现组长春萍也感冒了。她坐在休息室里和另一个员工聊感冒的事,感觉她们并不忌讳感冒上班,而且以前感冒了只要自己不提出请假还是可以上班的。

  2月1日,我的感冒更严重了,不停地流鼻涕。我很担心,上班的时候又没有纸巾,也没有时间,怎么办?守着前台那些保温柜和油锅,鼻子里胀胀的,脑袋上箍着一顶帽子,又因为吃了太多的感冒药,感觉昏昏欲睡的。炸食品的油混合在热气中,敷在皮肤上。不知道脸上是油是汗,痒痒的、腻腻的,忙的时候根本没有洗手的时间,只好忍着了。

  每天下班后,头发脸上都是油,刘海像狗舔似的贴在额头上,后面的头发则是四面八方的乱翘,常常回家后被一群人追问“你怎么一身薯条味?”“你最近在搞什么啊?”

  打扫完洗手池和女厕,组长春萍说男厕也要打扫。我与另一女大学生同事林慧很是惊异。

  一进男厕,一股恶臭迎面扑来!我拿着夹子力图把地上的纸巾夹到垃圾桶里,但夹子就是不听使唤,夹来夹去弄不去来,急得我脸上烫烫的。最可怜的是林慧,一个刚上大学的小姑娘,蹲在地上,拿着抹布踩着小便池擦着。

  半个小时后,同事李琴终于来换我的“厕所班”,随后我被派出去负责大厅卫生。

  在大厅,我一直不停地忙碌到5点,然而就在我清机准备下班时,看着椅子刚想坐下,又被春萍捉住:“下班之前要做什么?”于是,我又呼呼呼的帮前台补充配件、打扫地面……

  今天我下班比李琴早。李萍看到我时轻轻笑着说:“终于被资本主义剥削完了。”

  工作了半个多月,我深切地感觉到,对于千万个在麦当劳内工作的大学生而言,这绝对是“血汗工厂”,一座有着干净漂亮色彩斑斓外衣包装的“血汗工厂”,麦当劳超低的工资让人心酸!

  在麦当劳“金色拱门”光辉下隐藏的是高压、重复性劳动。麦当劳的高强度低工资使得其雇员周转率非一般的高。因此,麦当劳常常需要招收新员工(兼职为主),离职手续也是极其简单——将工作服交换上去即可,有的麦当劳还需要一封辞职信。

  麦当劳员工组成分为兼职与全职两部分,其中兼职占主要比例,大约为80%,视各家麦当劳具体运营情况而定。而兼职和全职的工资是一样的,都为4元/小时,另加1.3元的膳食补贴。

  据我观察在工时方面,麦当劳的雇员常常连续工作长达10个小时。占主体部分的兼职情况也一样,严重违反国家规定的兼职不得超过5个小时。麦当劳倡导人性化关爱的工作环境,其实不然。在麦当劳里,单调性的重复劳动不但机械、枯燥,而且强度非常高。

  一个麦当劳女职员曾对我说,在麦当劳里工作的人腿是要比一般人的粗。在麦当劳里像螺旋般连续旋转上八九个小时,中间半小时是不带薪的休息时间。这点时间只能勉强让你往肚子里塞些食物以保证有精力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干一小时的收入还买不到一杯可乐;久久拿不到本该拿到的劳动协议;工作4小时才能无薪休息15分钟……这一幕幕不可思议地发生在国际知名的麦当劳、肯德基等快餐店。

  两个多月来,本报多名记者和实习生“卧底”麦当劳、肯德基和必胜客,发现这些快餐店在用工方面涉嫌违反中国相关的法律规定,工资水平远远低于政府规定的非全日制职工最低工资标准。

  1月19日起,本报记者和实习生分别来到位于石牌天河购物中心麦当劳分店、环市中路麦当劳宝山分店、海珠区肯德基赛博餐厅及岗顶必胜客等多家国际知名快餐店应聘,并很快成为了快餐店的兼职工。

  天河购物中心麦当劳是麦当劳集团在广州开设的第十九家分店,编号为1019。本报女实习生阿诗(化名)从这家分店的负责人那里了解到,这家麦当劳有十年的历史,是广州唯一一家十年来一直保持日销售额在6万元以上的餐厅,辉煌时期甚至排在广州麦当劳销售榜第三名。

  阿诗应聘时,该餐厅的副经理陈伟伸出四个手指说:“你们的工资是每个小时4元钱,同时还有每小时1.3元的补助。”

  “这是整个广州统一的兼职工的工资。”陈伟面对阿诗的疑问,斩钉截铁地说,“除这些工资外,餐厅不会负责兼职员工保险、福利等。”

  陈伟还说,餐厅会按照公司规定每半年对员工进行考核,并根据考核情况适当增加员工的工资,“但最多的是每小时加两毛钱!”随后,记者在对另外十多家麦当劳餐厅暗访时,均得到上述同样的答案:兼职工资每小时只有4元,外加每小时1.3元的补助。

  记者在“卧底”肯德基和必胜客时了解到,肯德基兼职工合同上的工资是4.7元/小时,每天连续工作4小时或4小时以上加0.8元补助/小时。必胜客兼职工合同上的工资是5.8元/小时,无任何补助。

  然而,广东首个非全日制职工小时最低工资标准却明文规定,广州作为一类地区,非全日制职工的每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7.5元。按照这一标准,麦当劳所支付兼职工的工资标准竟少了3.5元,而肯德基也明显少了2.8元、必胜客少了1.7元。

  1月27日记者一行来到东莞东城风情步行街麦当劳餐厅暗访时,该店副经理韦洪秀女士很爽快地告诉记者:“加上补助是每小时5.1元。”而在多家肯德基餐厅,餐厅的相关负责人只模糊地告诉记者:“5块(元)多!”

  而这一切,也都与广东省规定的兼职工最低标准的二类区的6.6元/小时相差甚远。

  在深圳,记者了解到,麦当劳、肯德基两个餐厅的兼职工工资标准也只有5元多/小时。

  在长达两个月对广州、深圳、东莞等数十家麦当劳、肯德基餐厅员工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兼职员工大约占了餐厅全部员工的80%,兼职员工的大部分是大中院校的在校学生。为了能赚更多的钱,这些学生总是千方百计地多抽时间工作。

  实习生阿彦在广州海珠区肯德基赛博餐厅工作时调查得知,在该餐厅工作的兼职工中,在今年元月份,就有至少8名兼职学生的工时超过了150小时。在环市中路麦当劳宝山分店做兼职工的广东工业大学大四学生许秋明告诉记者,他去年12月份的工作时间达300多个小时,以一个月工作21天来算,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竟达13个多小时。

  其实,很多在麦当劳、肯德基等快餐店中做兼职工的人,与正常的全日制工人在工作时间上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得到的却是兼职工的待遇,因为兼职工是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障的!一名在麦当劳做兼职工多年的女士对记者称,其实,这就是快餐店违规剥削我们的一种手段。

  记者了解到,按照相关规定,兼职工在同一用人单位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5小时,累计每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30小时。如工作时间超出该条件,用人单位就必须按全日制用工形式与职工确定劳动关系,并承担相应责任。但是,记者在麦当劳、肯德基等餐厅看到大量兼职工超时工作。

  “我在那家肯德基分店工作1年多了,目前还没拿到餐厅应给我的协议或合同!”广东某学院大四学生吴娟(化名)无奈地对记者说。

  吴娟告诉记者,她于2005年11月开始在番禺市桥大北路一家肯德基餐厅做兼职工。入职时,餐厅只给了她一份空白的劳务协议书,在告知工资后,就让她在协议的下方签字。

  “当时整个协议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其余的地方都是空白的。”吴娟说,“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我没有勇气向他们要回本应属于自己的那份双方协议。”

  据记者调查,与吴娟类似的情况在广州的麦当劳、肯德基等餐厅并不少见,12名曾经或正在这些餐厅做兼职工的人都对记者表示:“协议是签了,但手中没有协议。”

  一个月前,天河购物中心麦当劳分店和海珠区肯德基赛博餐厅分别与本报实习生签订劳务协议。在苦等近10天后仍未拿到餐厅应给的相关协议书,实习生多次反复催要,一直到辞职,仍未拿到相关协议。在必胜客天河百脑汇餐厅,本该甲乙两方各执一份的协议却要统统交由餐厅持有,理由是“离职时这份协议必须交回公司,为了怕你们不慎弄丢,两份协议都由公司保管”。

  本报记者在必胜客应聘时,负责招聘的负责人见记者已经毕业,马上表示不录用,称只招在校的大学生。在记者反复求情下,该负责人终于勉强同意,但要记者伪造一个学生证才能签约。

  记者迫不得已拿出一个特别假的“学生证”后,终于与天河百脑汇餐厅签订了“计时员工劳务协议”。记者发现这份协议中明确规定乙方为“在外单位下岗、内退、已经退休人员或在校学生”。

  记者仔细阅读该协议发现,在解除协议方面,公司和员工之间也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平等。协议中规定,在协议期限内,甲乙双方均有权提前七天通知对方解除协议。如果公司认为员工违纪,可随时解除协议,但员工只有在公司没有按照“本协议约定提供必要的劳动条件或劳动报酬”时才可以自行解除协议,而对于公司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侵犯员工合法权益的情况没有作出规定。

  记者注意到,跟记者一道签订协议的阿珊却丝毫没有注意这些问题。按照负责人员的指示,她迅速在一式两份协议上填上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码、住址,并在协议上签名,而协议中本该公司填写的协议期限、小时薪资还是一片空白。